资质荣誉

本文重读拙编《香港文学大系一九一九—一九四九·散文卷一》,以香港作为个案,反思战争和文学、散文的种种关系。一方面,评价文学创作的高下,不仅是评论者的鉴赏品味问题,更基本的是文学何为的信念。另一方面,新文学的四个主要文类中,只有散文兼具实用的职能,所谓文学散文,有时是指写作水平,有时则指写作目的或规范。战争的威胁对文学何为以至文学散文写作的规范,皆有强烈冲击。相对于直接浴于战火的内地,在香港出现的散文如何因为战争的间接威胁,而呈现出不同的面貌,后来的读者如何审时度势,体会那些散文的特点,是值得细味的课题。